今天在公司內 agile guild 定期聚會中,討論到一個有趣的議題:​

「如何訓練一個新的 Scrum master?」​

邊寫便利貼,邊回想自己過往經驗,也試圖歸納統整一些層次。

寫完,講完,驚覺:這跟憲哥在《教出好幫手》提出的 OJT 步驟、福哥在《教學的技術》提出的演練法,結構極為相似。1

我的方法是分成三大階段。

➊ 教學

這位待培養的 Scrum master 置身的團隊,可能已經有跑一些 Scrum 了,也可能根本就是 Scrum 沙漠。不管是哪一種情況,在第一階段的重點是:先求對 Scrum 有個概括不偏斜的理解(但尚不須深度理解每一個細節),搭建正確穩固的鷹架。

最省事的,就是直接送去上課。當然啦,要慎選老師,不能選只顧著考證照的。

其次,就是靠自己,根據實際需要,針對特定議題,設計相關的體驗式迷你工作坊。

這階段,類似憲哥福哥講的「我說給你聽」。

➋ 觀察員筆記

鷹架搭好了,我就會請他準備「觀察員筆記」。

在團隊中,儘管他檯面上的身分還是 product owner 或 developer,但要開始適度切出一個「觀察員」的分靈體,觀察我是怎麼扮演 Scrum master 的角色。

觀察,即時筆記,並在定期 1 on 1 場合提出來釋疑或討論。我甚至還會鼓勵並協助他們去觀察其他團隊,接觸不同的運作風格,比較,辯證,並逐漸勾勒想像出他們屬意的風格。

這階段,類似憲哥福哥講的「我做給你看」。

➌ 登場

視團隊狀況及他的信心指數,我會開始逐步請他主持某些 Scrum 會議。

Daily Scrum 及 sprint review 通常是可以最早開始嘗試的,至於 retrospective 則可能是最具挑戰性的。這階段,能否搭配更即時更精準的事後回饋,甚至事前就進行沙盤推演,是成敗關鍵。

這階段,類似憲哥福哥講的「讓你做做看」。

Creditability

為什麼要如此大費周章?Scrum 三支柱不是有一條 “adaptation” 嗎?Scrum 不是講究 “courage” 核心價值嗎?為什麼不放膽讓他從經驗中學習?

可能是我對於「Scrum master 的 creditability」很注重吧,非常小心維護 Scrum master 見習生在團隊中的 creditability。畢竟,歪樓的 Scrum 太多太多了,Scrum 被外行人誤解已經是家常便飯。對於 Scrum master 這個常被外行人誤解的角色,我的期許是:經營好第一印象,不要曝於坐實錯誤第一印象的風險——那會導致改革的倒退。

更嚴重的是:如果置身的是一個對 Scrum 懷有戒心的組織,這極可能嚴重摧毀 Scrum master 見習生好不容易萌芽的浩然之氣。就像孟子所說:「我善養吾浩然之氣⋯⋯其為氣也,至大至剛,以直養而無害,則塞於天地之間。其為氣也,配義與道;無是,餒也。」

我寧可大費周章,以直養而無害。慢一點,比較快。

   

   

一些個人經驗的整理,供大家參考。也願各位新的 Scrum master 都能找出自己的風格。


  1. 憲哥福哥的 PESOS 作法是:P 學習前準備 → E 解釋:我說給你聽 → S 示範:我做給你看 → O 演練:讓你做做看 → S 成效追蹤。 ↩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