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十二月,接連把超讚的兩本書讀完。

什麼才是經營最難的事》較偏草創期的戰鬥智慧,《給力》較偏成長期的經營智慧。兩種規模,兩種思維,激盪我許多想法。

兩種極端的好書

兩種極端的好書

不同的生存階段,不同的公司地位,需要的手法會不同。

但這並非截然二分。像《什麼才是經營最難的事》第七章,儘管強調戰時執行長與平時執行長的對比 1,卻也說:「平時執行長重視員工培訓,以員工成就感與職涯發展為己任。戰時執行長也重視員工訓練,以免大家在戰場淪為砲灰。」

有些事,不分平時戰時,都需要顧及到的。

所以,當我看到朋友 Vince 最近引述《什麼才是經營最難的事》第七章的一段話,很有感觸:

戰時執行長

戰時執行長

這段話,讓我聯想到金庸。

岳飛不讀兵書?

金庸小說《射鵰英雄傳》第三十六回,提到岳飛對於兵法的獨特見解:

岳飛少年時只喜野戰,上司宗澤說道:「爾勇智才藝,古良將不能過。然好野戰,非萬全計。」因授以布陣之法。岳飛說道:「陣而後戰,兵法之常。運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」宗澤對他的話也頗為首肯。但岳飛後來征伐既多,也知執泥舊法固然不可,但以陣法教將練卒,再施之於戰場,亦大有制勝克敵之功。這番經過也都記在《武穆遺書》之中。

當然啦,《武穆遺書》云云,只是金庸在小說中杜撰的。那麼,真實的歷史呢?

看看《宋史》吧!

戰開德、曹州皆有功,澤大奇之,曰:「爾勇智才藝,古良將不能過,然好野戰,非萬全計。」因授以陣圖。飛曰:「陣而後戰,兵法之常,運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」澤是其言。

    — 《宋史》卷365

乍看之下,成年之後的岳飛,似乎只擅長野戰,輕視兵書佈陣之法;但《宋史》也記載年少時岳飛的另一面:

人少負氣節,沈厚寡言,家貧力學,尤好《左氏春秋》、孫吳兵法。生有神力,未冠,挽弓三百斤,弩八石。學射於周同,盡其術,能左右射。

    — 《宋史》卷365

可見,相關經典,他早就讀過了,甚至可說是讀通了——在實踐中融會貫通。

融會「常」與「變」,才有資格講「運用之妙,存乎一心」。

一代大將如此,你我呢?

短線與長線

Bryan 新文章〈會賺錢就是好公司?賺錢公司其實有兩種,你現在待的是哪一種?〉也提到一則妙喻:

小米雷軍有句名言:「站在風口上,豬都會飛。」而更多時候,馬雲這段話讓人更有感:「豬碰上風也會飛,但風過去摔死的還是豬!」(最近大陸的豬還真可憐~)

所以,你想當只會打野戰、只會搭順風火箭的人嗎?


  1. 什麼才是經營最難的事》第七章,將執行長分成平時執行長 (peacetime CEO) 與戰時執行長 (wartime CEO) 兩種類型。 [retur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