軟體開發,除了方法論,還有⋯⋯

在某些人眼中,「敏捷」是狂熱份子聚集的邪教。

或許是被困在守舊勢力太久了,敏捷信徒不只有改變世界的熱情,更有捨我其誰的急迫感。不過,在傳播理念或推動改變時,若操之過急,忽略對方所處的情境、歷史及歷程,就很難有建設性對話。在這守舊勢力龐大的世界,自然很容易陣亡。

但這還只是表象。歧見,單靠對話仍不足以化解,更需要在方法論層次達到理解,方可進退有據。

尤其在看過《社會科學的理路》之後,我領悟到一些根源問題及槓桿解。

精讀 vs 泛讀

每隔一陣子,就有「精讀」與「泛讀」孰優孰劣之辯論。

其實,就像陳年經典《如何閱讀一本書》所說,兩種技巧都很需要:

閱讀的速度並非只有單一的一種,重點在如何讀出不同的速度感,知道在閱讀某種讀物時該用什麼樣的速度。

更好的秘方是:在閱讀一本書的時候,慢不該慢到不值得,快不該快到有損於滿足與理解。

專業態度的養成

最近在面試資深軟體工程師。幾次下來,對幾家公司培養出來的員工素質,有個概括印象了(或許也帶點偏見)。

一個最顛覆既定印象的心得是:不是在大公司就一定學得深,不是在新創就一定學得廣。

重點仍在於自己。在於自己有沒有「系統思考換位思考自覺行動」。

或者再濃縮成

轉大人,Part 2

在我所處的軟體研發圈中,最近也流行起「18+ Adult Manifesto」這種話題。 這就不得不佩服 J&B 取的「大人學」品牌名字,是多麼有遠見呀! 小孩 vs 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