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SLtty + tmux 組合技

在 Windows 10 上面使用 WSL 已經一個月了1。小狀況也就罷了,但 Cmder 不夠穩定的顯示邏輯卻最讓我頭痛,在視窗尺寸變化時,無法正確處理字元位置。更令人費解的是,即使是其他狀似更華麗(也更耗資源)的替代方案,也仍然有這些問題2

既然酷炫的終端機競品問題多多,乾脆回歸極簡的 WSLtty3,並混搭 tmux4 來彌補。可惜,畢竟是組合技,無法完全複製 Mac 的 iTerm2 使用經驗。

此事古難全。

Nginx Ingress 與 Ambassador 簡易性能比較

API gateway 是微服務環境,甚至 service mesh 的要角 1

在 Kubernetes 上面,API gateway 選項眾多。有像 HAProxy 及 Nginx 這些石器時代老傢伙跨足過來,也有打從一開始就走 cloud native 路線的後起之秀。

該如何選擇?

在 Windows 上復刻 Mac 使用習慣

改用 Mac 已經六年了。現在要再回頭碰 Windows,還真有點不習慣。

這年頭,許多軟體其實都有 Mac 及 Windows 版了:Chrome、Firefox、Slack、Evernote、Dropbox、VSCode……最大的差別,應該是終端機命令列工具。

上古時代,需要靠 CygwinMinGW 方案,才能勉強湊出一點點 Unix 的命令列感覺,但地雷超級多,難以作為嚴肅用途。後來,到了 2015 年,從保哥那邊知道有 Cmder 這個好物 1,微軟又於 2016 年推出 WSL (Windows Subsystem for Linux) 機制,Windows 這邊似乎出現曙光,對 Unix 命令列愛好者展現出久違的吸引力。

為了在 Windows 10 上面復刻我的 Mac 的體驗:iTerm2 + Zsh + Oh My ZSH,我試了幾天,把步驟整理如下。

Kubernetes Best Practices 資料

Kubernetes 演化速度令人驚訝。彈性之大,令人聯想到當年 Perl 圈子奉為圭臬的 TIMTOWTDI 口號。

選擇過多也會帶來問題。發展到某個階段,也該適時沈澱收斂出較佳的實務建議準則。

因此,我稍微搜尋一下相關資料,作為參考。